容山中学210周年校庆系列活动——容山人·容山情 容山中学210周年校庆征文选(二)

2018-05-03   作者:佚名   来源:本站整理   浏览:51   评论:0   图片预览

前言

腾蛟起凤,自诞生你一直翰墨飘香;钟灵毓秀,历经二百一十载风霜你依旧桃李芬芳。巍巍乎容山,屹立的是南粤大地的文脉;清清兮荷池,流淌着这一方厚土的灵秀!月圆月缺,潮涨潮落, 诉说着古老书院属于你的荣光;冬去春来,云卷云舒,展示着今日容中历经沧桑却依旧青春的容颜。二百一十年——一路风雨兼程的跋涉;二百一十年,一曲催人奋进的战歌!

——雷洪海

父亲和我的容山情

作者:高二9班 张楚君

      我所了解的容山很少,我不知道她在漫长岁月中如何几经风雨,也不知道毕业于容山的优秀校友们日后哪般辉煌。我只知道,二百一十年后的今天,她仍静守在这里,木棉花开花谢;我只知道,每天都会在容山上演的,身边一些最普通不过的人和事。

      这是从我父亲那听来的故事,他曾经也是容山的学生。彼时的父亲处于最张扬的年纪,用他的原话来说;“甚至是不知道天高地厚”,做事自有一套“原则”,也不理会别人的看法。总之,他自己认为是对的、好的,便做了。就拿写字来说,父亲从小没有学习过书法,却对写字有着自己的想法,认为这样写好看,写起来也随心所欲,“龙飞凤舞”。但其他人可不这样认为,因此他也没因作业的字迹难以辨认而少受老师的批评。

      所幸,当时的父亲遇到了这样的一位语文老师。在一节语文课前,这位语文老师正在发作业簿。发到父亲的那本时,老师看着封面,皱了皱眉,大概是“连蒙带猜”的,读出了父亲的名字,把作业本发还给他。父亲上去领作业薄的时候,老师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这位同学写的字很有个人特色啊。”,并没有批评父亲,或者说父亲的字写得不好看。

      但是,老师却在下课的时候,把父亲叫到了办公室,对他说:“每个字的书写都有自己的规则法度,不能只凭自己的喜欢,而随便写,这样别人很容易会看不懂的。如果你对书法有兴趣,便从楷书开始,慢慢练,了解每一个字的结构。等你打好了楷书的基础,再去尝试行书,草书;等你对书法有了更深的认识后,写字时再加入自己的理解,这样写出来的字,才会好看。这样吧,我给你一本字帖,你每天有时间,就临摹,练练字,好吗?”父亲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 父亲从这位语文老师的理解、爱护、教育中,懂得了成熟、内敛与自持。他慢慢地静下来,学着如何写好字。那本字帖,他保留至今。

      现在的我也亦如此。我不太聪明,甚至有点笨,却总是调皮捣蛋,尤其喜欢在课上打断老师讲话,语文课最甚。本是很不礼貌的行为,我的语文老师,却很包容我:稍遇不解的问题,我总会急冲冲地提出,而语文老师也总会耐心地给我解答;对课本提出的一些所谓的参考观点,我也总是不同意,语文老师也不恼,愿意笑眯眯地倾听我的想法。课上这样,我的语文成绩却不太理想,因此总少不了灰心沮丧。

      又是一节语文课上,别的同学都在阅读,而我却在放空走神。语文老师在这个时候走过来,轻轻地说了一句:“加油啊。”

      “为什么?”,我下意识地反问。

      “为什么?我希望你能达到更高的水平。”

……

      这便是我对容山印象的点点滴滴。承载着历史赋予的厚重,她总是那么不急不躁,温柔而坚定地走过每个属于她的光辉灿烂。亦同容山学子,每一个容山人,都传承着坚守着这份信念,各自书写独属于自己人生的华丽篇章。

      三四月份,正是木棉花开的季节。几树木棉于校园一隅,朱华怒放,映染半边天空。

END

编辑:何慧庄

审核:曹峰

Tags:容山中学210周年 责任编辑:rszx
顶一下(24)
75%
踩一下(8)
25%

已有 0 人参与评论  网友评论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,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  验证码:     登录   注册

栏目导航

本类排行

相关文章